幾年月

( ☝ ՞ਊ ՞ ☝)

【米英】八百年之久

※原作:Axis Power Hetalia
※文中的一切国家人物事件均与现实无关
※阿尔弗雷德大帝时期,历史梗,或许有点bug,请谅解
  
   英格兰并不介意把自己的衣服弄得再脏一点, 他只想随便找个树荫躺下来休息一会儿。

  去他妈的维京海盗。英格兰蜷缩起来,浓密的眉毛痛苦地皱成一团,却也不忘紧紧抱住他那把小小的弓还有所剩无几的箭筒。混杂着泥土的伤口在他年幼的身躯(即使他已经800多岁了)上还显得有些狰狞。

  今天对于一个多雨的岛国来说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天气。没有一丝风,云彩也被太阳炙烤得融化了。

  没有任何预兆,英格兰头顶上的树枝被啪的一声折断,散落的枝叶惊醒了昏昏欲睡的英格兰。 他一个鱼跃起身,丝毫顾不上因动作过大被扯得有点渗血的伤口,飞快绕到树后,握紧弓箭,小心翼翼地观察这个不速之客 。

  灿金色的头发,高大的背影逆着光,有些看不清,他鼻梁上似乎还架着一副英格兰从未见过的,在阳光的映照下闪闪发亮的框架——会是种新型武器吗,英格兰想。

  这个男人一边在小树林里转悠着一边气急败坏地对着手中的黑色盒子喊着什么,听着像是带了其他国家的一些方言混杂在一起的口音的英语。

  外国的入侵者。

  一定是这样。英格兰小心翼翼地把箭搭在拉满的弓上——箭头却没有对准男人的头部。喂,别想多了,只是想稍微吓吓他而已,才不是因为英格兰稍微有点想和这个会讲一口流利英语的外国男人交个朋友什么的。

  几秒钟后,男人的痛呼声传了过来。英格兰悄悄把头探出去,他应该是把那个男人脸上架着的那个“新型武器”打掉了,入侵者正一边弯着腰找东西,一边嘀嘀咕咕地在嘟囔着什么。

  “我的上帝,这里的坏家伙讨厌极了,作为世界的hero一定要好好惩罚他们。呃……hero开始想念令人充满活力的汉堡了,真不知弗朗西斯那家伙……”

  妈的法国高卢鸡,毫无疑问他一定是个国家——英格兰听到弗朗西斯这个名字后没有一点犹豫拔腿就走——即使他很期盼能多了解这个会讲自己语言的国家,谁都不想四面为敌,但要下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能熟识那个法国佬的国家不会是什么善类,绝对不是。

  像无数个充满套路的故事一样,即使英格兰再怎么惦着脚尖缓缓移动,他还是踩到了一根枯树枝,清脆的声音使这片小树林陷入一秒钟的沉寂。

  “嘿小坏蛋,别跑!hero终于找着你了。”

  大踏步的响声在身后响起,忽地带起一小阵风。英格兰根本没能反应过来,等晃过神来他发现他已经离地几英尺高了。

  不过是又被揍一顿罢了。英格兰闭上眼。作为国家的意识体可不会轻易死亡,哼。

  “可恶的小子,让hero我……”有些耳熟的声音让英格兰一愣,“等等!英格兰!你不是英格兰吗?天啊这个时候的你真的好小。不过,你的眉毛还是跟现在一样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恼人的笑声回荡在英格兰耳边。他一把挥起结实的弓,胡乱地在这个无礼的国家手臂上重重拍了好几下,“谁允许你嘲笑我的眉毛了,无礼的家伙,白痴!快把我放下来。”

  “是,是,小英吉*,你小时候的嘴就那么毒了,长大后更不得了,”这个奇怪的国家轻轻把英格兰放到一个树墩上,“现在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阿尔弗雷德,来自未来。”

  “国,国王?”英格兰瞪大眼睛,像要把面前这个人的脸挖出一个洞一样紧紧盯住他。相近的声音,一样的钴蓝色的,仿佛望不到底的眼睛,甚至有一样的名字,就是头顶上那撮翘起来的,怎么也不服帖的头发也过分地相似英格兰现今的国王Alfred · Aethelwulfing。

  “嗯?国王?哈,我可不是你家那位伟大嗯阿尔弗雷德大帝。我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Alfred · Jones,并不是Aetheling ·Alfred ·Aethelwulfing”

  未来,时代这些新颖的词汇,还有两个一样又不一样的阿尔弗雷德,一股脑地塞到英格兰快要乱成一锅粥的脑袋。他懵了好久,丝毫没注意到阿尔弗雷德正不停地戳着英格兰有些婴儿肥的脸蛋。

  思考了良久,英格兰也只能把见到两位相似的阿尔弗雷德归类为一个极其小概率的场合——确切地说,比海峡对面那只高卢鸡的邻居,阿勒曼尼人后裔的领地*还要再小一点。

  英格兰又斟酌一会儿,确定阿尔弗雷德不会有任何的攻击性,开口问:“那么,先生您来自哪个地方呢?您总是说您来自未来,可您认为我会相信你吗?”

  这样的语气令阿尔弗雷德有些不满,他轻轻弹了英格兰的额头,这又遭到英格兰的怒视。

  仿佛是一个天生的乐天派,并没有受到任何打击的阿尔弗雷德依然带着像布拉诺岛上的阳光一样的微笑。他说:“嘿别严肃得像个老头子,叫我阿尔就好啦。关于未来这个问题,你看。”

  阿尔弗雷德从裤袋里掏出原本架在鼻梁上的框状物,又摘下手腕一个刻满英格兰不认得的字母的小盘子,在英格兰眼前晃了几下,说:“看,这个黑框是1289年发明的眼镜,这个是1926年才被发明出来的手表……”

  可惜英格兰并不买账,他冷冷地瞥了一眼:“我怎么知道你没有骗我,只有死人才是可信的,切。万一这些都是武器呢。”

  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反驳什么,他揉了一把英格兰有些乱糟糟的头发,蹲下来平视他,有些严肃地说:“你要知道,英格兰,直到21世纪,也就是我的那个时代,我们依旧是朋友。我永远不会以Alfred · Jones个人的名义伤害你。”

  幼小的英格兰并不能理解这句话。或许
要等到1776年,亦或是1921年。

   阿尔弗雷德转而说起另外一个话题:“你能想象吗?沿着你身边的这片海一直往西,在这一片大陆与大洋另一边大陆的中间,有一块荒无人烟的地方。”

  “不!这不可能,”英格兰呼吸有些急促,“你在骗人。从来没有人能把船开到那么远,我们不行,维京人也不行,海峡对面的人更不行。”

  阿尔弗雷德恢复了一开始元气满满的样子,他一把抱起英格兰举到头顶:“好啦我的小英吉,不用再纠结这些事情,只要你想,那片陆地就会一直在那里。你从未猜到过我来自哪里,是因为你从未接触过这个概念。哈,你看你现在和英雄我一样高啦。”他又把双唇轻轻贴在英格兰的额头:“就像你以后对年幼的我这么说‘亲一下痛痛就飞走了’,小英雄,亲一下后伤口就像吃了汉堡的大英雄一样都被治愈啦。”

  “喂你在说些什么奇怪的蠢话,快放开我!这么热的天气全身都黏黏糊糊的。”英格兰挣扎了几下从阿尔弗雷德的怀抱里跳下来。他站在树墩上抬头认认真真地盯着阿尔的眼睛,问:“我会再见到你吗?你是现在唯一一个能理解我的国家,你现在是不是要离开了。”

  “英吉,听我说,我们会再见面的。但不是现在,也不是未来的十几年。顺应着时间的洪流,倘若再过八百年之久,我们一定会相遇的,我保证。那时我会比你年幼多了,然后你会照顾我——噢你一定会的……”

  “可那些维京海盗,甚至还有荷兰,西班牙,法国……”

  “一定会赢的,你可是有位英雄国王啊。阿尔弗雷德会庇佑你的。”

  并不清楚他指的是哪一位阿尔弗雷德,英格兰脸上有些发烫:“我……我想我应该回去了,还有许多事情未做完,你也赶紧回到你那个时代吧。还有,我才不会想念你什么的,别想多了,长着跟陛下一样的脸却老是说些奇奇怪怪的话,真违和。”

  英格兰丢下这堆话就跑开了,路途中撞见了前来寻找他的现今的国王陛下阿尔弗雷德。还是金灿灿的头发,脸上并没有架着那副黑色的,被称作“眼镜”的东西,那双钴蓝色的眼睛依旧深邃得令人注目。 英格兰扯着国王的衣角,问:“阿尔弗雷德,你说偌大的海洋中间会有一片土地吗?”

  阿尔弗雷德厚实的手按在英格兰的头上,温和地说:“我伟大的国家,只要你想,它就一定存在。”

  真是熟悉。

  “我们能战胜维京海盗,战胜其他国家,去到那里吗?”

  阿尔弗雷德停下步伐,右手抚胸,微微欠身,郑重而又严肃地回答:“我以盎格鲁萨克逊之子的名义起誓,任谁也不允许侵犯英格兰这个国家,我将竭尽一生,助您荣光万世。”
  

  在阿尔弗雷德统治期间,虽然丹麦维京人在868年、871年、876年、885年、886年期间对英格兰实施了一次比一次猛烈的入侵,但是英格兰人在他的领导下,经过漫长而艰苦的战斗,终于赶走了大部分领土上的丹麦人。
  公元886年,阿尔弗雷德从丹麦维京人手中夺回了伦敦,解放了南部的大部分地区。当他进占伦敦后,一切不接受丹麦统治的英格兰人都拥戴他为国王。
  
  『政府是桅杆,国民是风,时代是海,只要有笔直刚挺的桅杆和顺风,船就会顺利前进。』
  
  公元899年,阿尔弗雷德病重

  空旷昏暗的宫殿里,不过50岁的阿尔弗雷德在多年的征战下已经像个垂垂老者,他身边的英格兰却还是如几十年前一样年幼。

  “英格兰阁下,您还是和当初一样年轻。”阿尔弗雷德伸出枯瘦的手,英格兰赶忙紧紧地握住。

  “虽然一直都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你是国家,而我生而为人。但能为英格兰这片我热爱的大地贡献自己的一生,我很幸福。”

  英格兰已经对这些场面司空见惯了,然而还是忍不住落下眼泪。阿尔弗雷德真的是他所见过的,最圣明,最伟大的国王,从来没有人能达到他这种高度 。

  “若是……”

  “若是耶稣允许我能有来世,我真希望能成为像您一样的存在,看着英格兰一直一直,昂首挺胸地走下去……”

  阿尔弗雷德的手渐渐垂下去的那一刻,英格兰的脑海里闪过几十年前在那片小森林里遇到的,说是来自未来的Alfred · Jones
  
  公元899年10月26日,阿尔弗雷德病逝。
  值得一提的是,阿尔弗雷德的一生中,不仅遏制了维京人的入侵,并且在政治上、文化上也都作出了杰出贡献,使撒克逊人的统治在英格兰全面复兴。他是欧洲中世纪最杰出的君主之一,被后世尊称为“英国国父”。
  
  17世纪初。

  从小与法国打架到大的英国又在太平洋与大西洋中间的那片新大陆与法国开始了争夺战。

  一次,天气热得不像话,没有一丝云彩。忽然芬兰激动地跑向难得有一天和谐下来的英法两人。他说他在一片草原上发现了一个小孩子,根本不像是附近村庄的居民,或许是一个国家。

  国家!这两个诱人的字眼磁石般吸引着他们。

  英国跟着芬兰风风火火地跑向那片草原,顺便对身旁的法国大吼:“喂胡子混蛋,这个国家可是我的弟弟,你别插手。”

  “喂喂粗眉毛,哥哥我……”

  英国悄悄扒开草丛,渐渐靠近着那个正在玩耍的,白色的小身影。
  

  『倘若再过八百年之久……』
   身着白衣的小孩子似乎注意到了后面的动静,转过身观察。
  灿金色的头发,天蓝的仿佛容不下一点尘埃的眼睛,稚嫩的面庞。
  
  『若是耶稣允许我能有来世,我真希望能成为像您一样的存在』
  “初次见面,你是英国吗?”
  
  『那时我会比你年幼多了,然后你会照顾我——噢你一定会的』
  “啊是的,初……初次见面。以后你就是我弟弟了,请多指教。”
  “对了,你的名字是Alfred ·F · Jones,F是foster的意思。”
  
  我终于找到了沉溺于时间深渊的你。
  
  
注:
  英吉:Iggy,英格兰(England)的昵称
  阿勒曼尼人后裔的领地:即现在的列支敦士登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