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月

( ☝ ՞ਊ ՞ ☝)

【花邪】无耳鱼

想看两个文化人放洋屁谈情说爱【。

  手下的伙计敲了敲门:“东家,有快递,福建来的。”

  解雨臣的声音穿过偌大的办公室模模糊糊地透过门板:“搁地上就成。”

  
  旧纸箱经不住千来公里的颠簸,歪歪扭扭地靠在阳台堆放杂物的角落。不过所幸里面的东西没有被波及——一袋晒制好的鱼和一张便笺。

  像是写信人用完了专门的纸笺却又着急写东西,然后匆忙在村口小卖部买了几块钱一大叠花花绿绿的拍纸本。质量不好,四个角都翘着边。解雨臣还是拿镇纸把它一一压平,仔细阅读。

  “上次和你讲的那些听不到瀑布轰鸣声的没有耳朵的鱼,我觉得实在有趣的紧,就拉上胖子和小哥让那个瀑钓人教我们,图个新鲜。不得不说这非常考验人的身体素质,即使披着厚厚的雨衣也抵挡不住奔腾而下想要冲碎人的瀑流带起的刺骨寒意。我和胖子两个半老不小的人遭不住长时间潮湿空气的折磨,钓了没一会儿就走了。还是最后我运气爆棚,竟真的有几条小鱼上了钩。想着让你见点你那里没见过的新奇玩意,就做成了鱼干。也不知道味道跟普通的鱼有什么不同。不过就算眼毒如胖子在腌鱼的时候也没发现什么缺斤少两的部位。

  对了,最近北京天气不好,你上次在雷城落下的伤没好全就直接回去处理烂摊子了。多注意身体。雨村潮湿闷热的环境不利于伤口恢复,你就别动辄跑来这儿了,我多去看你。                         吴邪”

  解雨臣拉开书桌抽屉,把这张便笺规规整整地压在一本书下——那本书好像还是之前自己去雨村催吴邪还债后吴邪寄过来的,《恶之花》,还说什么“我觉得这本书挺适合你的,想来你也会喜欢就送给你了”。解雨臣面无表情地想,嘿,这家伙挤兑起人来真有一套。

  屋子里准点响起的纯音乐并没有起到安抚心情的作用。解雨臣翻了几页书后,颇为焦躁地拉开另一个抽屉,比起诗集小说他还是更喜欢漫画,他抽出张崭新的信纸,提笔写到:

  
  “死神往往比生命之神愈紧地用难以捉摸的锁链把我们缚住。但愿你让我的心陶醉在虚无幻境中,迷恋于你的秋波,犹如迷恋一个美梦,并在长久的沉睡中受到你睫毛的保护。*”

  “呸,你俩文化人天南地北地传小纸条,还写什么鸡鸡拐拐的玩意儿,没眼看。”凑过来看热闹的胖子瞟了一眼吴邪手上的信件,大叫道。

  吴邪笑骂:“胖子你他娘的把舌头撸直了再说话,奇怪就奇怪说个屁的鸡拐。”

  胖子道:“你说那花老板到底是故意寒碜你还是搞什么飞机,咱们除了眼睫毛以外‘身无长物’的小天真终于能发挥所长保护人了?”

  “我以前送了他一本书,《恶之花》。”吴邪也没办法解释清楚,毕竟是自己先调侃人家的,“对了,我要去看他,待会的飞机。”

  胖子立马阴阳怪气起来:“哎呦文化人谈感情就跟咱糙老爷们不一样,你滚吧,跟你那当家的鸳鸯蝴蝶双宿双栖去,别回咱这娘家了。”这没完,他还自顾自地哼起了早就离调万里的曲子:“亲爱的,你慢慢地飞……”

  吴邪实在无奈于胖子不着调满嘴跑火车的脾气,小心收好信件,揣上手机转身走了。

  
  解雨臣从山一样的文件合同中再次抬起头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他才注意到手机右上角疯狂闪烁的绿灯。吴邪两个小时前给他发了条微信,一张他的四合院前的路灯照片——吴邪曾经跟他吐槽过他家门前这盏路灯跟十五的月亮似的,又大又圆又亮。吴邪还说,解总真是要星星也成要月亮也成。解雨臣毫不掩饰地弯了弯嘴角,看向那张照片下的一段话:

  “当月亮怀着闲愁偶尔向地球悄悄地撒下一颗泪珠的时候,有位虔诚的诗人,悄悄不能入梦,赶紧用自己的手心接住这仿佛乳白色残片闪出虹色反光的苍白的泪珠,并藏入他那远离太阳的眼睛的心中。” *

  
  吴邪没有开灯,轻车驾熟地摸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小憩。

  四合院附近有不少民居,打开窗子总会听到人群的喧闹声。解雨臣说,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我的桃花源应该在我心里。他就像瀑布下的垂钓者,听得见车水马龙的喧嚣,巍然不动地承受着如怪物般的家族重担,传入心里的,却只有解宅深处的空旷寂寥和落在阁楼小窗上的雨滴声,希冀着那条耳朵不灵敏的鱼能注意到那支笨拙的钩子。

  吴邪心中曾经也有这么一个瀑布,那里满满当当承载着他的仇恨,他的疯狂。他住在瀑布里,只有让那万壑雷鸣响彻耳际,才能平静心中的庞然大物,才能不被异化成一个怪物。

  其实无耳鱼也是有耳朵的。

  它视瀑布的轰鸣声如孤静的深渊,它听到的,是那个穿过瀑布打碎这一捧宁静的垂钓者。

  吴邪被窸窸窣窣声惊醒,看见解雨臣颇有威压地撑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两边,一条腿不安分地挤进自己膝盖之间,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解雨臣慢条斯理道:“我想了很久,那无耳鱼当然能听到水中的任何声音,只是能在它心中引起波澜的,就只有那个穿过瀑布的特定的垂钓者。那么,吴小鱼同志,我在钓鱼这方面不过是花拳绣腿,不知我这姜太公钓鱼……”

  “我乐意至极。”
  
  
*出自波德莱尔《恶之花》

评论(1)

热度(32)